中國十大品牌網
您的位置:中國十大品牌網首頁 > 財經 > 正文

2020年達成全面小康:接下來該如何發展?

2020年達成全面小康:接下來該如何發展?

根據相關國家計劃,2020年中國要全面實現小康社會。

那么,接下來呢?

估計就要開始實施中等高收入群體倍增計劃,重振汽車消費,增加教育和醫療的供給,調整房地產供給結構、激活中長期需求,打造高質量的金融市場、釋放金融潛力。

2018年,中國中等收入群體(家庭年收入在10-50萬元)人數,首次突破4億人!清華的這份《宏觀經濟分析與預測》報告測算:如果居民可支配收入年實際增速能夠保持4%,通過3個五年計劃的努力,可以再讓4億人群邁入中等收入群體。

未來中國經濟發展的一個重要抓手,就是應對經濟增速下行、整體經濟的趨緩。

應該怎么做?

應該抓住國內巨大的內需市場、培育市場,釋放需求,打贏中等收入群體倍增的持久戰。

本文通過5個問題進行闡述:

第一,持續擴大中等收入群體,努力實現這個群體的倍增,促進國內需求進一步釋放。

按照國家統計局的計算口徑,2018年中國每個家庭年收入如果達到10-50萬的水平,就界定為跨入了中等收入的群體。2018年,中國這樣的群體有多少呢?超過了4億人。首次突破了4億,占中國14億人口的大約三分之一,占全球中等收入群體35%左右,但這是改革開放41年以來的重大成績;同時,也需要認識到,現在的中國仍然存在著人口二元化的問題。如果用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農村居民純收入計算一個比例,我們會發現,2014年以后這個比值持續維持在2.7左右。也就是說,存在著明顯的城鄉壁壘。

中國14億人口里面,按照人口的收入排序,把收入最高的4億人排除之外,我們會發現,剩下10億人口年人均實際收入只是相當于20年前全國人口平均收入的水平。所以他們的收入是亟待提升的。這一部分人的消費傾向,如果收入增加了,是更愿意消費嗎?是的,而且他們更愿意消費的勁頭要比中等收入的人群更大,所以釋放他們的需求,提高他們的收入,可以有效對沖當前經濟增速下行的趨勢。

按照一個相對謹慎的中等收入群體倍增計劃路徑,如果每年保證人均實際收入增長4個百分點,三個五年規劃的時間跨度之內,可以使得中等收入人群倍增,擴大到8億人。僅通過汽車、空調和住房這三項,就可以帶動中國GDP增速0.7-0.75個百分點。

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速雖然是下滑,按照年度4%的增速,實現15年內收入倍增——在未來15年4%的增速,應該是相對站得住腳,而且是可行的。所以,在下一步的工作中,當2020年全面實現小康社會、打贏了脫貧攻堅戰之后,我們應該把下一步工作重點放到中等收入群體的擴容和增收,通過收入的提升為國內需求的進一步釋放做好準備,對市場機制的完善做好準備。

同時2019年12月25日中辦和國辦頒發了重要的政策:城市人口規模300萬以下的城市,取消落戶限制;300-500萬的城市,放寬落戶條件,同時完善了落戶的措施。這個措施意義非常重大,將推動城鎮化的進程,而且加快中等收入群體倍增的進程。

2020年達成全面小康:接下來該如何發展?

第二,重振汽車消費。

汽車銷量在2018年7月之后持續下滑,2019年,汽車的銷量降幅在收窄,這是短期。想推出的觀點是,長期汽車市場仍然具有巨大的需求潛力。通過觀察乘用車在過去幾年的變化趨勢、增速趨勢:乘用車的銷量增速在2018年7月以后出現明顯的下滑,也帶動了消費的下滑。為什么是這樣?

前期——在2018年7月之前——購置稅的優惠政策,透支了汽車的需求,2018年該政策的退出,導致需求的下滑。過去幾年經濟增速總體的下滑,收入增速的放緩,影響了人們對收入的預期,影響了汽車的需求。之前國五、國六提前切換,使得居民持幣觀望的態度加重。2019年以來,國家推出了汽車消費的刺激政策,國五國六切換的效應在下降,可以看到了汽車消費的回暖。

汽車長期的需求仍然具有非常大的潛力。世界銀行的數據顯示,千人汽車保有量,中國2018年是173輛,遠低于發達國家的水平,美國在2018年千人平均有837輛汽車,日本和德國將近590輛左右。會發現,跟中國經濟發展水平相近的發展中國家,比如俄羅斯、巴西和墨西哥,千人汽車保有量都顯著高于中國,俄羅斯是373輛,巴西是350輛,墨西哥是297輛。中國和南非人均千人汽車保有量是相對比較接近的,南非是174輛,但南非GDP顯著低于中國。中國隨著人均收入、隨著經濟發展,未來長期的汽車需求仍然具有非常大的空間。

看國內:首先,2018年年末,全國居民平均每百戶汽車擁有量是33輛,城鎮居民每百戶擁有41輛,而農村是22輛,所以城鄉之間有大概一倍的差距,這是未來一個巨大的消費空間。按照區域來看,發展也是非常不平衡的,北京、天津兩個直轄市在2018年末每百戶汽車擁有量超過了50輛;但在全國31個省市自治區中,有18個居民每百戶汽車擁有量少于30輛,三分之二的家庭還沒有汽車,這是一個巨大的需求空間。

除了將汽車購置稅和使用稅交給地方政府,以及加強交通擁堵城市的基礎設施建設、為汽車未來的發展提供必要的保證之外,我們也想強調,對于像北京這種搖號和限牌的城市,除了放寬車牌獲得的增量以外,應該積極盤活現有的車牌存量。比如,準許自由租用其他車主已有的車牌,形成活躍的車牌租用市場。再就是,為了刺激低檔汽車的消費——因為10萬元以下的低端汽車占整個市場4成左右的比例——為了增加低端收入群體對汽車的需求,應該采取適度的逆周期調節政策,保持合理的經濟和收入的增速。

第三,關乎民生且具有很強公益性的醫療和教育兩個細分市場,需求增長是非常快的,但公共服務的供給存在非常大的短板。

過去這些年,恩格爾系數——食品占消費支出的比重——是持續下降的,醫療保健的占比是持續增加,醫療保健方面支出的增速顯著高于總體的增速。對于這個市場,長期的增長空間是非常巨大的。預計未來我國的醫療保健需求將呈現快速擴張之勢。有兩個重要的原因:

第一,我們的老齡人口將持續增加,根據聯合國的預測,“十四五”期間,我國60歲以上的老年人口將增加約5000萬人,70歲以上的老年人口數將增加3400萬人。老齡化的加深,未來必然會增加醫療保健支出在的需求。

第二,隨著收入水平的提升,人民對于醫療保健需求往往上升。這是因為,醫療消費本質的特征,收入彈性是比較大的,大于1。

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,中國醫療支出在2016年占GDP的比重是4.98個百分點。與此同時,OECD國家平均水平達到了12.59%,即使發展中國家,像巴西、墨西哥,也顯著高于中國。

所以,對于醫療保健這方面的需求,首先建議增加醫療資源的公共投入,因為它具有外部性,具有公益性的性質。同時,應該放開醫療市場的準入,鼓勵更多的民間資本參加介入醫療領域——同時也應該加強政府的監管,避免民間資本所帶來的道德風險的發生,雙管齊下,增加醫療保健服務的供給,從而釋放需求。

教育結構應該調整,質量應該提高。首先,基礎教育需求之間存在比較明顯的錯配,幼兒園的供給量嚴重不足。適齡兒童入學難,尤其是農民工等新進入城市人口的子女,仍然是一個影響人們群眾幸福感的較為普遍的社會性問題。而部分縣城、小城鎮以及農村地區,由于人口持續流失,教育資源出現了一定程度的過剩。

優質教育資源供給不足,整體教育品質仍有較大提升空間。優質初高中與一般初高中之間的差距進一步擴大,導致家庭與學生在正常的學校教育之外,投入大量額外精力和財力以為了進入優質初中和優質高中。為了讓孩子上一個優質的初高中,很多家庭不得不花大量的時間、精力和財力,上課外的補習班。

第四,房地產中長期仍然有非常大的需求。

2019年,短期的房地產開發投資增速略有回落。2019年中期之前,因為之前大量的土地購置稅的延期支付,帶來開發投資增速的上升;2019年中期之后,這個增速略有回落,但這并不能支撐增速回升的持久性。所以我們認為:2019年房地產市場短期內供給和需求兩方面都沒有明顯的利好。2019年年末,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再次強調房住不炒,預計2020年全國房地產調控政策仍然以“穩”為主。

房地產中長期仍然有非常大的需求。因為:

第一,現在城鎮化只有60%左右,根據劉易斯拐點,當城鎮化率到達70%的時候,才出現這個拐點,所以未來還有1.5-2億的人口將完成城市化,這是一個巨大的購房需求點。

第二,一二線城市房地產供給和需求存在一定程度的錯配:一二線城市是新增城市人口的凈流入地,超過了50%,但是房地產新開工的面積和房地產投資總額,都不超過40%。所以人口和房地產發展是存在一個錯配的。

如果我們看城市用地的批地,在2007-2016年所有的年份里面,一線城市住宅用地存量比例是最低的。還有工業用地和住宅用地的對比,2015-2019年,中國普遍還是工業用地占主導,住宅用地的批地相對弱于工業用地。政策建議是:增加一二線城市的住宅用地供給,同時適度放寬一二線城市的購房需求限制。

2020年達成全面小康:接下來該如何發展?

第五,應該打造高質量的金融市場,釋放金融潛力。

當前的金融市場沒有很好滿足居民投資理財和資產管理需求。

有三個重要的表現:

第一、中國仍然是以房地產作為居民資產配置的主要資產,2016年房地產占中國家庭資產配置的46%;而同期美國這個比例只有24%,而中國的金融資產配置是50.5%,美國是71%。

第二、因為缺乏比較高質量的金融產品,仍然去追求高收益的金融資產的產品,導致了近年來金融亂象頻發,包括P2P和非法集資,甚至爆發了一些局部性的風險。

第三、因為沒有高質量產品的支撐,導致了影子銀行大發展。因為民眾找不到特別好的投資渠道。影子銀行在過去十年快速的壯大,一定程度上彌補了金融產品結構的欠缺。

為什么居民投資理財和資產管理需求沒有得到很好的滿足?

第一,長期以來,我國金融市場只重視融資功能,而忽視投資功能,政府和金融監管部門主要是關注和考核金融市場的融資功能,而忽視了或者是沒有那么重視投資功能。

第二,金融市場的產品和服務種類雖然比較齊全,但質量和結構仍然難以匹配高質量金融產品的需求。中國從2001年開始到2018年,股指收益率年化平均只有1.3%,我們股市是一個高風險、低收益、波動比較大的股市;同期美國的年化收益率達到了3.2%;跟中國經濟發展相似的大型發展中國家印度,估值年化收益率竟然達到了12.9%。

第三,金融治理能力和治理體系的不足,導致難以匹配居民對高質量金融產品和服務的需求。雖然近期頒布了一些政策,比如說證券法的修訂,以及上海金融法院的成立,但是仍然還遠遠不夠、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。急需打造一個更加規范、透明、開放、有活力、有韌性的高質量資本市場,這是下一步最主要的抓手。

實體經濟也有需求,實體經濟的融資需求沒有得到很好的滿足。民營企業獲得的金融支持和經濟貢獻,是不匹配的:民營企業貢獻了中國經濟60%以上的GDP,貸款余額只占到了總體企業貸款余額的40%;小微企業貸款增速,也從2017年的15%以上,快速下滑到當前的10%左右;民營企業債權融資的信用利差遠高于央企和地方國企,且差距不斷拉大;股權融資方面占比也不匹配,截至2019年底,A股市場民營上市公司占比70%,但市值僅占了30%。對于創新創業企業融資來說,需求也是比較難的。還有基建投資的需求,也沒有得到充分的滿足。

有理由相信,打贏中等收入群體倍增的持久戰,實現經濟社會高質量的發展,仍然潛力巨大。


來源:

推薦閱讀:福建都市
(★^O^★)MG宝石探秘财富加倍怎么玩容易爆分 河北时时彩官网平台 山东11选5荐胆如何购买 银行理财产品 好友棋牌麻将下载 彩票中奖内幕秘密 海南环岛赛上的各种表情 快乐十分胆拖中奖计算 乐游棋牌漏洞 香港麻将馆打多大 幸运彩票投注平台7774 顶呱刮彩票 新疆11选5彩经网 比特币官方网站平台 二八杠qq游戏有吗 东东萍象棋棋谱仓库 浙江体彩6+1开奖时间